您当前的位置是:张家港市中医医院 >> 员工风采

助人——帮助那些活着的、有气息的、被病痛折磨的人

读柯林斯《住院医生夜未眠》有感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一位友人的推荐下,我细细品读了美国一位骨科医师迈克尔.柯林斯的著作《住院医生夜未眠》,讲述了他从菜鸟到专家的成长史和心路历程,讲述了他经历的1500多个由生命、死亡和无眠夜晚交织而成的日子。柯林斯在书中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深深打动了我:“被包在技师的外壳内,却忽视了我的职业并不单单是估算胶原束或是矫正骨位,而是助人——帮助那些活着的、有气息的、被病痛折磨的人。”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时,突然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希望能把这句话刻在内心的深处,随时给自己提醒,同时我更加愿意把这本书推荐给我的每一位同仁。
      在这本不算厚的书里,柯林斯讲述了他在四年的工作学习过程中的许多故事,四个章节的标题就很有意思,第一年“菜鸟出诊”,第二年“累得像狗”,第三年“完美出师”,第四年“各奔东西”。菜鸟出诊阶段,应该类似于国内目前的住院医生规范化培养阶段,住院医生在主治医师的指导下诊治患者,这让我想起了自己刚刚参加工作的那一段时光。从医学院的学生转变成一个住院医生,从面对着书本上各种理论到真实地需要处理一个患者,这样的转变会让人不适应,但一样让我兴奋。累得像狗,应该是属于我们的“管床医生”阶段,你的病床上病人的事情,事无巨细,都需要你来处理,不能解决的问题,需要汇报上级医师给你解决。节假日休息?对不起,请把床位上的事情处理好再走;少值一两个夜班?没商量,谁也不喜欢值夜班,你这样的菜鸟不值夜班谁值呢?提升待遇?拜托,院长和科主任还没有注意到医院里还有你这号人呢,你付出的再多、得到的再少都是理所当然的。完美出师,应该算是完成了住院医师阶段的培训,成为专科主治医师,你在某一专科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有能力独立处理比较复杂的病例了,在我国目前的培训体系下,达到这一阶段起码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各奔东西,应该是美国医师培训体系下,医师完成了住院医师项目后再去寻找满意的工作岗位,也就是医师的自由流动体系,这是目前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发展方向。
      柯林斯是一位骨科医师,在完成住院医师培训项目过程中,正如国内医师常常被高强度的医疗工作所摧残一样,他描述了许多持续36小时甚至更长的工作,清创缝合、石膏固定、急诊手术,书中向我展现了一个累死累活的基层医师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作为一名医生,其实我对美国医生的培养经过也不甚了解。读了这本书,我看到了一个美国医生的成长史,让我开启了一扇窗。梅奥医疗中心,全球最佳医院,这里出来的医生这样写:据他看到的数据,50%的美国医生并不想让他们的孩子继续行医;每天工作20小时,每小时只有2.5美元,从医学院学生、实习医生、低年住院、高年住院、总住院,10年的辛劳才能熬成一个主治医生,一个真正能成为医生的称号,而此时TA已经30岁了,当别人已经开始一个完整的职业生涯之际。当然,在美国成为合格的主治医生之后会风风光光,待遇和地位都处于社会的金字塔尖,但是这10年让很多人不堪回首。在经过了一系列严格的培训之后,作者说道:“回首过往,让我惊讶的是自己竟然无比热爱这段经历,也痴迷于帮助被病痛折磨的人们之后的那种神奇的满足,能够逐渐练就原本复杂困难的医疗技术并能用来帮助别人的感觉是多么地美妙。” 在成为一个合格医生的道路上,每个人会遇见很多糟糕的事情,你的身心也会备受折磨,但在最后,所有这些都是值得的。
      给我印象最深的,在第26章节中,他描述了他诊治的一个18岁的年轻女孩莎拉的过程。他所在的梅约诊所是全美最顶尖的骨科诊所(没有之一),是疑难骨科患者的终极治疗场所。当莎拉确诊为成骨肉肿瘤以后,她的家庭医生将她转到梅约诊所就诊。患者手术治疗的五年生存率是5%,为了这5%的可能,她接受了“Hemipelvectomies”手术,也就是切掉整个左腿以及半个骨盆。在接受手术之前,患者的眼睛折射出信任的光芒,仿佛在说:“这里是梅约,你们会治好我的。”作者感受到她的感谢和信任是医者的不能承受之重,从技术层面上来说,所有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对,但作者感受到了整件事情都是不公平的,是错误的。当一年之后,作者听到了莎拉死亡的消息时,作者开始了深刻的反思。在莎拉身上,医生为她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手术是延长还是缩短了她的生命?如果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梅约这个地方,她会不会活得好一点?我们给她化疗放疗,让她承受了许多的痛苦,我们一直这样做,直到她死去,最要命的是,在这一切发生以后,我们居然还可以说一句:“我的本意是好了,是癌症杀死了她!”当外科医师成为一名技艺精湛的技师,不断地学习如何修补肌腱修复骨折,当肿瘤科医师只想着如何通过放疗和化疗达到肿瘤的CR或者PR,当我们忘记了医生的职责是帮助那些活着的、有气息的、被病痛折磨的人,而变成仅仅以完成一个漂亮的手术为最终目标时,医术也许真的已经异化为一门“技术”。我们应该关注帮助患者战胜病魔的过程,而不是只是关注着结果,如果这个所谓的成功结果是以患者付出巨大的痛苦为代价,我们应该说“不”。
      “偶尔能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在安慰。”这是长眠在纽约东北部的撒拉纳湖畔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这段铭言可谓大道至简,发人深省。医学科学发展到今天,很多疾病仍然达不到治愈的目标,人类在自然面前还是很渺小。每一个医生都在追求精湛的技术水平,然而,面对医术固有的不完美的特性,每一个医务人员真正能做到的,应该是“帮助”和“安慰”,帮助就是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医学知识尽力为患者服务,“除生命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安慰是一种人性的传递,是在平等基础上的情感表达。医者仁心,其仁所在,就在帮助和安慰上。读《住院医生夜未眠》,我读到的是医生应有的“助人之心”,“助人”应该是送给每一位医生最佳的晨钟暮鼓,也将刻在我心中,随时给我自己的提醒。


Copyright © 2013 张家港市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 苏ICP备10117475号 支持:张家港网站建设 
地址:中国江苏省苏州市张家港市康乐路4号(长安南路77号) 邮编:215600
电话:0512-56380999 传真:0512-56380832 邮箱:zjgszyy@126.com.